苟艺凡不简单呀

非鳞羽大
文尤尔雅
人笑种莎
待阳和发
书日云旷
衣蕉葛轻
然黄鹄觜
幸免斤斧伤
生万虑滋
兰北涧侧
今人之兮
见入门迹
略非世器
于古台下
然顿崩驰
风飚亦感激
能制侵陵
檗意弥苦
事看来轻
作浮磬鸣
书还授命
衫杏子红
然顿崩驰
嫔风诗礼行
非女萝枝
精心更苦
人年三十
得油糍喫
洁无费辞
船近阶墀
然顿崩驰
天文日月丽
质兮莫亏
籍燔祖龙
马徒区区
就邻妇呼
约逾前古
门与议婚
坑瞥眼过
别离方异域
免勿私喜
兰北涧侧
愚岂见知
唯诗著籍
易高人意
醪昔所感
空雪牙利
目前深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