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藤沙纪子

一区东第趋晨
新得天台古涧
晚潮初落见平
文柄久持殊岁
拔毫已付管城
且向人间呈羽仪
高岫乍疑三峡
半山云木卷苍
贾生三载在长
依稀正是公年
最是杨花歁客
九重茫茫隔天日
清风岭接猿声
两山松栎暗朱
惆怅溪边书细
列传寂寂名无
欲为全德古君
临别殷勤重寄词
不为市朝行路
两山松栎暗朱
西风凛凛空吹
先子神游今二
还用文章比君
竟以凌轹诸从事
西都老尹欢迎
萧然破帽伴枯
孤舟蓑笠钓烟
列传寂寂名无
自算天年穷甲
饮鹿泉边春露晞
长淮在望铁甕
兴阑随处倚枯
任教檐雨卷泥
三阳本是标灵
爱把长条恼公
似是而非谁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