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卓拒妮驾鹤西去

苔碧印以事少
不羞莽黄金印
已忽腹遭拘挛
自惭俗驾非名胜
左云右鹤翔翩联
平时安西万里疆
何忍身去游其间
汤武桓尚可循
刘伶毕善自谋
已忽腹遭拘挛
两京初驾小羊车
纵云孤鹤无留滞
况复淮西近解围
随风一去绝还期
名在休季孟间
刘伶毕善自谋
已忽腹遭拘挛
玳牛独驾长檐车
起来白鹤冷青松
扶桑枝西真气奇
倏然飞去如孤鸿
仍占星耀碧虚
翠中闲战旗红
已忽腹遭拘挛
当年并驾尽龙騋
还同白鹤返辽城
谢相园西石径斜
收来放去任纵横
水转巴清溜急
困于毕瓮间眠
已忽腹遭拘挛
忽登仙驾泣苍梧
独悲孤鹤在人群
我神不西亦不东
踟蹰未去留彩云
不得雄鑱翠珉
不羞莽黄金印
已忽腹遭拘挛
不然俗驾便须还
远如玄鹤下青冥
桥东桥西好杨柳
路人来去读铭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