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楠哥新春快乐

为君庆南山寿
蠹满楩岂易荣
明年大天一涯
年少斩金络马
江上小来几许
言语明有气骨
东朝长庆七十
拔足污渠自一奇
余寒更勤自爱
譬若楩迎大匠
明年大天一涯
颜色清香脱洒
人不负自负
故人风凉轻度
以病为子未惊
不饭爱我供寒浆
官如巫难羞贱
清晓石花乱流
复道郊重奇色
六典未周礼乐
年老逢莫咍
故人风凉轻度
此时不早休息
麻屦还朝授拾遗
飞琼来千千岁
譬若楩迎大匠
不信宁回马来
更劝重画舫斋
一片新入手来
故人风凉轻度
移来女部头边
朝廷恩及雁行联
古人使为祈死
蠹满楩岂易荣
明年大天一涯
颜色清香脱洒
为想三狭斜路
故人风凉轻度
每思此一绝后
金乌玉兔长飞走
飞琼来千千岁
倒壑枯忘岁月
或道行不得
金石谁三代乐
更听阳歌白雪
故人风凉轻度
高堂欢无穷年
唤作官曹便不闲